诸暨店口商业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9|回复: 0

[诸暨店口] 你要坚信,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没有哪一次灾难能够阻碍中国前进的步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7 12: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模式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毛主席   《满江红》



2019年12月份,阴影开始在武汉出现。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12月31日,武汉的27例病例中,7例病情危重。1月5日晚,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流行病学调查显示,部分患者为武汉市华南海鲜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经营户。初步调查,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直到1月20日,钟南山接受白岩松采访时,提出了关于这次疫情的四个极其关键信息:



第一,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去武汉,这个很重要;



第二,现在可以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



第三,这个疾病刚刚开始,处于一个爬坡的阶段;(感染人数会不断扩大)



第四,戴口罩还是有用的。因为这些病毒不是单独的存在,它常常存在飞沫里。一般的外科口罩还是能够阻挡大部分的。



钟南山在1月20日提出这四条关键信息的时候,那时候全国感染人数219例(武汉198例,北京5例,广东14例,上海2例)。



半个月过去了,到现在来看,钟南山院士的观点验证并且指导了疫情发展和防控的轨迹。



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市宣布自10时起交通封城,尽管很多人还在睡梦之中,在8个小时的窗口时间内,仍有很多人选择连夜出城。更多的人,则留了下来。



紧接着,疫情蔓延到全国,全中国的口罩脱销。



1

死亡与新生:人类的战“疫”



公元542年4月,拜占庭帝国(即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的市民们焦虑万分。许多人突然发烧,接着出现了红肿和剧痛,甚至有人发了疯。患者带有妄想症,一些患者以为那些照料他们的人想杀死他们。



他们所感染的疾病是淋巴腺鼠疫。这次鼠疫在该市肆虐了4个月。在高峰时每天有1万人死亡,那些来不及掩埋的尸体助长了疫病的扩散。



到8月份,发病人数开始下降,尽管在接下来的冬季里继续有人染病。许多病愈的人仍留有终身后遗症,如语言障碍或身体部分瘫痪。



鼠疫在欧洲整整肆虐了200多年,总死亡人数达到了1亿多人。



数百年之后,鼠疫再次席卷欧洲。这次鼠疫有了个更恐怖的名字:黑死病。



1347年蒙古军攻打黑海港口城市,将瘟疫传入。之后由亚欧商人传到欧洲。首先从意大利蔓延到西欧,而后北欧、波罗的海地区再到俄罗斯。



在黑死病的袭击之中,意大利和法国受灾最为严重,受灾最为惨重的城市是薄伽丘的故乡佛罗伦萨:80%的人得黑死病死掉。在亲历者薄伽丘所写的《十日谈》中,佛罗伦萨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人间地狱: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







数千万年以来,人类就一直在与带来巨大灾难的各种细菌和病毒进行着持续而且顽强的斗争。



法国作家加缪在《鼠疫》中说,痛苦是上帝的愿望,人应从灾难中学到教益。然而,在灾难面前,藏在人内心深处的某种本能和良知可以被激发出来。面对荒诞,不需要争辩、讨论,唯有接受,在接受后保持抗争,直到战胜。



瘟疫横行,带走大量生命。疾病固然是极其顽强的,但是,即便结果无法预料,人们也别无选择。精神的坍塌、肉体的放弃,都是向瘟疫低头的表现。



数千万年中,人类每一次战胜疾病的胜利,不仅仅是技术的进步,也不仅仅是医学认知的革新,更重的意义是,面对巨大的灾难,在每个人的肉体面临巨大的折磨和恐慌之后,整个人类的心智更加成熟,对自然的敬畏,对家园的守望,以及每一个陌生人之间共同进退,彼此帮助的精神灌注和激发。



整个人类在大病初愈之后,才会前所未有地感受到生命如此美好,他人如此亲切。



2

疫后中国经济会出现“报复性”的增长



2月3日,中国股市在阴霾之下开市。上证指数在春节后首个交易日开盘大跌8.73%,创下1997年以来的开盘跌幅记录。



这次疫情扩展面之广,影响之大,高于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对2020年的中国经济到底会影响有多大?我的观点是,影响一定会有,但不会持续,更不至于伤筋动骨。



有人写文章认为:



这次疫情,对于第二、三产业的影响尤其严重,基建、餐饮、娱乐、旅游、交运、航空航海等行业,可以说,受到了灭绝式的压力。



进而言之:年前,我们对GDP的估计是维持6%,但现在必须刨除1、2两个月,GDP在6%以下的概率在上升。



我觉得这样的观点忽略了中国经济的特色,或者可以说,没有意识到“中国模式”的巨大优势。



在世界范围内来看,中国经济并不是纯粹的“市场经济”,中国政府在经济建设的跑道上,往往扮演了极其重要的领跑角色,甚至是定海神针的角色。



中国政府的巨大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促成了中国的“举国体制”模式,只要中央政府下定决心要达成的目标,往往没有做不到的。



比如说,从2月3号开始,央行将开展1.2万亿元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投放资金,确保流动性充足供应,银行体系整体流动性比去年同期多9000亿元。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表示,多家银行纷纷表示,将对湖北省内小微企业经营性贷款利率下调0.5个百分点。浙江网商银行针对150万湖北小店和正在抗击疫情的30万医药类小店,不抽贷不断贷,下调利息10%。



中国政府作为最大的经济主体,在重大不利因素之后,一定会采取更多积极有利的措施,刺激经济快速恢复。



第二点,在宏观层面的积极因素是,整个中国经济的基础极其庞大,巨大的国内生产和消费市场,使得中国经济具备强大的抗风险能力,回旋的余地很大。一两个月的抑制不至于对全年产生深刻的影响。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曹和平认为,短期对国民经济的伤害会在未来300天的长期发展中将此次的消极影响摊销。



第三,中国消费者和中国制造企业的强大愈合力。未来10到20天之内,疫情会迅速得到极大的控制。中国消费者会再一次疯狂地走出去,餐饮、酒店、旅游、购物等等会迎来报复性的强势反弹,消费会出现井喷。



而中国制造同样会在此前的压抑之后出现报复性的复工,进一步提高产能,抓紧工时,甚至会出现加班加点,弥补开年两个月的停滞。



3

这个民族的巨大韧性和“匹夫”精神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定义中国的脊梁: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



1月23日,全国人民的朋友圈被那一封封医护人员签名,并且按上红手印的请愿书刷屏,他们在请愿书上说:我们积极请战,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不计报酬!不论生死!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1月24日,武汉火神山医院相关设计方案完成,2月2日上午正式交付!8天时间,完成一座拥有1000个床位的专业传染病医院的建设!全国人民为中国速度,为中国的基建狂魔而热泪盈眶!那些日夜奋战的建设者们,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1月24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医护人员相互加油鼓劲。图/新华社



1月30日,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硬气表态,“共产党员上,做出自己的样子来,一线岗位全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2月2日,军队抽组1400名医护人员承担火神山医院医疗救治任务。空军8架大型运输机,分别从沈阳、兰州、广州、南京起飞,向武汉紧急空运医疗队员和58吨物资。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发展历程当中,坎坷多难,有天灾,也有人祸。但是在每次巨大的天灾面前,中国人反而表现出巨大的凝聚力和“不畏死”的精神,乃至于每有异族入侵,这样的精神同样表现得越发的刚劲强韧。



大约在400年前,南明抗清期间,顾炎武说过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夫,指的是一个哪怕生于草莽之间的普通小老百姓!



其实,这样的家国情怀并不仅仅从顾炎武开始。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当中,自古以来就有强大的报国情愫。



《礼记·大学》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孟子·尽心上》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也就是说,自古以来,中华文化就教导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生民,个体,小家,国家,是为一体。对国家,无论平时还是难时,均要报以拳拳之心。



数千年以来,全世界的民族当中,没有哪一个民族有中国人如此强烈的的家国情怀和“我辈意识”。这种我辈意识,或者顾炎武所说的“匹夫精神”,就是一种舍我其谁的精神,在国家或同胞有难的时候,具体表现出来就是:我应该做点什么,我应该在这场巨大的灾难中贡献一份力量。



这种我辈意识和匹夫精神,让中华文明具有极强的韧性,历久弥坚。



世界上很多古文明要么彻底自我消失,要么被异族入侵而被征服,唯有中华文明延绵不绝并且生机勃勃。中国人的文明传承,不仅仅是价值观的传承,也有痛苦的传承,灾难的传承,中国人吃过很多的苦难,但是,灾难之后的自我修复能力强大到无以轮比!



4

不可阻挡的步伐



钟南山说,十七年前的SARS持续了近6个月的时间,如今我们的国家在重大传染病防控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我们有信心更加有效地控制此次2019-nCoV肺炎疫情,尽快恢复正常社会秩序。



随着隔离防控措施的严密,十四天潜伏期过完,该暴露的全部暴露出来,接下来的疫情发展态势,我相信会迅速进入一个回落的阶段。张文宏所认为的“胶着状态”也一定会在一个相对封闭狭小的局部范畴之内呈现。



无论对于对么大的灾难,胜利,永远属于坚信者,永远属于践行者,永远属于众志成城,心手相连,以死相搏的勇敢者!



1927年4月26日,鲁迅先生写下《野草题辞》,寄寓他对这个爱的深沉的人民和国家的希望,他说: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和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中华民族,每一个中国人,正是那一棵棵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野草!东风吹响,冬天已经到了尾声,春天还会远吗?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