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店口商业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99|回复: 0

[其它] 行走(沧海一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0 08: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模式

   行走,在远离家园的幽径上,把足迹和苔痕一起留给泉水渗漉的青石。

   向那蓊郁的林带行去,到树下,寻落日题在红叶上的诗行。溪行何处,不必在意,只要夕阳正红,晚风飒飒,一片片叶子在夕辉中轻舞。

   水是澄澈的,白石凸显。源头何在,归向哪里,且不去管它。只那清溪红叶,白石劲草,斜阳一轮,紫峰数点,低眉仰首之间,清幽旷远,也已足矣。

   穷尽脚下的路,且向榛莽行去。归途,就留它在身后守望。处处藤蔓古木,足以荫滞乡心,更何况清流淙淙,群鸟旋飞,猿声悠长,钟音静远。

   坐也罢站也罢,在属于自己的空间,无需刻意。衣冠简朴没有什么,只要心灵充盈;独处此间,看山看水看风看雾,看盘结纠缠的长藤下饮涧流,看曲折迂回的山路练旋苍空。

   云是白云,悠然来去,如终极意义上的人生在人世间留走,光阴茬苒,四季无分。起身之际,就已注定此身与山川同在。云烟过眼,即如记忆的片段,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时空终要成全一切,它们是无极的。边缘或许就是中心,而行走是唯一的。只有行走,才是对生命无言的诠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